马未都进军互联网推“库拍”

2016年12月02日   文章来源:经济参考报   

  当过知青,做过工人;从在部队大院长大的北京“老炮”,到被一篇小说改变命运的文艺青年;从热门电视剧的编剧,到久负盛名的收藏家,乃至中国第一家民营博物馆馆长。三十六变的马未都以每一次蜕变和成长,上演着一出收视热剧。

  11月25日,全球首创分享式拍卖平台——“库拍”发布,马未都这一次以联合创始人和首位入驻推荐人的身份亮相,聊起创新、颠覆、改写行业生态的话题,他再次让追剧观众兴奋起来。

  “我是能看清未来的人”

  对于自己的眼力,以及整个社会发展的趋势判断,马未都向来信心十足。

  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前,有人凑过来打开层层包裹,将一只碗呈现在马未都面前,让他帮忙看看。当时马未都正坐在桌子前,他抱着手里的水杯,只漫不经心地斜瞟了一眼,幽幽说道:“元代钧窑。”

  记者问他,“一眼就够了?”马未都答,“这件简单。”

  关于马未都慧眼识珠的各版本故事,江湖早已传得神乎其神。站在特远的地方就知道一个“宝贝”是怎么回事,是马未都这个“外行”的独门武功。

  “炫技知道吗?”马未都说,“一土匪赴鸿门宴,怕被对方弄死,一进门就说,‘今儿这个饭菜不错,就是缺飞禽’,出门,掏枪,跺脚,啪啪啪啪,20只鸟掉下来,子弹全打在鸟头上,因为身子得吃啊,然后一桌子的人就都不敢动手了,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和一众科班出身的鉴定家比起来,上学只上到四年级、从未接受过专业训练的马未都,更懂得如何让人快速信服。在他看来,正是没有经过系统训练,才使得他对事物的观察和判断,跳出了框架和约束,有了另一维度的敏锐和细致。

  这种敏锐和细致,不仅拘泥于文玩收藏,至今仍让他引以为傲的是,当年做《青年文学》编辑时,在一大堆投稿里,扒拉出了王朔和苏童等作家。

  “苏童的文章,我看了第一句就知道他不一般。当时全都在写红旗红日艳阳天,他写‘我们白洋湖的男人无论走到哪儿,都会让女人牵肠挂肚’,就这一句话,我就觉得这人是天才。”

  马未都不喜欢别人说他“大器晚成”,“那是他们不知道我年轻时怎么回事。”马未都说,“1981年的冬天,中国青年报举行了一个规模很大的作品讨论会,讨论两个人的作品,小说是我的,诗歌是顾城的。顾城后来自杀了,所以名声在外,我要自杀了,估计也有名了,只不过我心胸宽广,明白得好好活着。”

  现在的马未都,已很少谈文学,用他的话说,他在每个领域逗留的时间都不长,却都歪打正着,赶上了最好的时候。

  在“生产长一寸、福利长一分”的上世纪70年代,他是工人。

  在当代文坛群星诞生的上世纪80年代,他是编辑。

  在上世纪90年代影视热潮中,他参与了《编辑部的故事》、《海马歌舞厅》的制作,捞金百万。

  迷上文物时,遍地官窑都是白菜价。

  怕人笑话不好意思卖东西,却捂来了“全民收藏热”。

  粉丝经济时代,他成了媒体的宠儿,红遍全国,妙语连珠。

  当下,他是跨界的、具有“文化底蕴”的“商人”。

  “我是能看清未来的人。”马未都说,“因为我读史书,历史是有节点的。文物其实是表达历史节点的一个成就而已。一个人,对历史了解越多,对所有的变革就看得越清楚,对社会走向的判断就越明晰。”

  “现在到了一个分享的时代,分享知识,分享利益。”马未都说。

  携手彭少彬开创“库拍”

  没事的时候,马未都愿意和院子里的陌生人聊天,他喜欢生人中的人情味,喜欢跨界认识人,觉得从同行之外的人那里,能汲取五谷杂粮的营养。

  谈及进军互联网,马未都开启了老北京人特有的贫嘴模式。“我可能是改革开放后第一个在国际拍卖场上敢伸手的大陆人,那时候伸一次手,浑身都湿透了。后来有点名气了,我看中的藏品往往被跟风举牌。我就想,我坐着飞机,搭着时间,最后拍品被别人拍走,我就免费喝了杯红茶,吃了点点心,凭什么?而且拍卖过程相当拖沓,一坐一天,屁股都坐疼了,还没拍完,真受不了那折磨。最主要的是,一些竞拍人非常不理性,藏品落槌价往往远高实际价值。除去拍卖行和得标者,其他参与拍卖的人都没有好处。”

  马未都开始琢磨,能不能利用移动互联网平台,创立一家规避这些传统拍卖弊端的大众藏品拍卖平台?

  于是,他想到了分享式拍卖。为了让人信服他这个文人,马未都再次使出绝技。“你们十进位数字怎么背?1、2、3、4、5、6、7、8、9、10,你看我给你背二进位,1、10、11、100、101、110、111、1000、1001、1010,你知道我背到哪了吗?我现在背到10。我脑子清楚至极,要是我当时能继续读书,我肯定是一把数学好手。”然而这一次,他的“炫技”似乎并不怎么成功,很长一段时间没人在乎他这个主意。

  “我当时有一阵子也比较狭隘,就想实在不行,我自己投钱来做。”马未都说,“直到遇见彭少彬。”

  彭少彬有着汕头潮阳人特有的低调,他是新浪微博的创始人之一。在中国产品界,曾经流传“南有张小龙(微信),北有彭少彬(微博)”的说法。彭少彬极少出头露面,现在的彭少彬是易居中国首席技术官,也是库拍创始人和CEO。

  让彭少彬愿意开发这款产品的原因有两点,其一,中国正迎来新一轮消费升级浪潮,消费者从应付生活转变为经营生活、享受生活的过程,他感觉艺术品市场已经到了要爆发的时刻。其二,根据多年积累的专业洞察力,他认为这个产品有意思,能玩起来。

  11月25日,这款全球首创分享式拍卖平台发布,取名“库拍”。这让同为库拍创始人的马未都有种很酷的感觉。“特别酷,特别好玩,你们试试,停不下来。”马未都说。

  多年的产品经验,彭少彬懂得如何用游戏感和仪式感让用户体验达到极致。整个出价过程既不同于线下拍卖,也有别于其他拍卖平台的竞拍规则,是库拍在产品领域的创新所在。

  不太了解古玩的彭少彬,现在喜欢在休闲西装里搭配中式改良衬衫,倒也穿出了独特的味道。彭少彬思维缜密,知道一件事情若想成功,必须在利益链条上实现多赢。为了提升参与度,库拍专门设计了“佣金制度”。每个缴纳了保证金的竞拍人的每一次出价都可以获取一定额度的佣金回报。同时,为了保证买家和卖家的利益,库拍提供了两个维度的价格体系:经济维度——保留价和封顶价,保留价保证商家经济利益,封顶价保证买家利益;体验维度——每件藏品分为三个出价区间:一口价区、自由出价区和绝杀价区。这两个价格体系在一场单个藏品的拍卖会中相互制约,促成交易。

  彭少彬认为,库拍核心的商业模式是拍卖,而拍卖的核心在于信誉。在上游,库拍整合了上百家文玩艺术机构,提供文玩、玉石、书法、水墨、当代艺术、瓷器等多品类拍品;下端精准针对初学者、大众收藏消费者。

  在平台端,为了保证拍品的品质和真实性,库拍一是对入驻商户实行严格的准入制度;二是与协会深度合作,由协会推荐优质商户。尽管这两点从源头上保证了交易藏品的质量,但彭少彬觉得依然不够。

  从收藏者的利益角度衡量,价格相对较低的名家精品成长性会更佳,如果希望财务收益最大化,通常情况下会购买不是很贵且有升值潜力的艺术品,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有马未都那样的眼力和嗅觉。因此,库拍又在客户端引入了“推荐人”机制,为每一件拍品提供一位专业推荐人。这些在相关领域有资深专业背景的专业推荐人通常在两个方面为竞拍人提供竞拍参考:一是拍品的背景和专业知识;二是个人对拍品的鉴定和评价。

  据悉,目前库拍平台已引入百位专业推荐人。马未都作为创始人自然也已成为库拍平台的首位推荐人。

  让艺术收藏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让马未都和彭少彬欣慰的是,两个月的试运营期间,库拍已经有近五万活跃的拍卖用户,交易额突破一千万。拍品成交价集中在数千元到十几万元区间。更年轻的大众文化艺术品成了库拍的主流拍品。

  “中国文化艺术品收藏市场潜力巨大。去年拍卖市场500个亿,就是一个大楼盘的钱,这是个没有撬动的万亿市场。激活这个市场的关键在于发掘更多高端艺术收藏者之外的大众收藏者。但至少在短期内,仅凭传统拍卖和交易很难完成大众文化艺术消费的市场教育和规模化升级。”进入新角色后,马未都聊起市场和战略,竟也让人毫无违和感。

  而在彭少彬看来,越来越多人迈进了艺术品低端收藏领域,尤其是收入不错的“70后”、“80后”,甚至“90后”纷纷从艺术消费的角度进入了市场。

  彭少彬坦言,他希望激活这个市场,通过拍卖、众筹和展示三大平台,提供更具游戏感、参与感和收益感的用户体验,铺设交易、社交两条路径,最终完成新生代收藏家的知识普及、互动和交易行为。

  马未都和彭少彬两个人共同的野心是,推动艺术收藏行业重构,形成全新的评估定价机制,诞生全新的交易市场。让艺术收藏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我认为库拍会改变全世界的拍卖行为。”而当无数次被问及到底是商人还是文人时,马未都始终没有给出正面回答,“我是商人里的文人,文人里的商人。我们小时候受的教育是,商人是骂人的话。白居易说‘商人重利轻别离’,我们提起商人,就想到唯利是图,无商不奸。年轻时觉得卖东西特丢人,但也正是这一点彻底救了我,好多人都知道,我5块钱收的碗,现在都60万了,钱不是赚的,是搁出来的。”

  “我希望库拍这种分享式的拍卖方法把过去拍卖的弊端一笔勾销。对参与者来说,每个结局都是一个好的结局。”聊得有点累,马未都将身体向后靠在了椅背上, “移动互联网对生活的改变太大了,我们的后半生,将不可避免的裹挟其中。”

分享到

推荐

more >
<
权利声明-免责声明-联系我们
主办单位:中国科学技术协会 承办单位:科学普及出版社 版权所有:科学传播网 京ICP备1600595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7号